13日早晨,巴西與荷蘭的比賽一打完,此屆世界杯只剩下最後一個懸念:14日清晨,阿根廷與德國,誰哭?誰笑?
  一、預測即希望
  這也是央視體育頻道演播室里的話題。白岩松引用國外一知名教練的話說,預測比賽結果,只是把兩隊的歷史數據作一次整理罷了。這話的意思是比賽結果是無法預測的;另一嘉賓由此發揮:預測比賽是沒有意義的,球迷應該享受足球本身的、原始的快樂。我卻在想,人對比賽結果的預測,肯定與比賽一樣“原始”。沒有預測的成功或失敗,足球的快樂要損失很多。
  預測球場內外的成敗,無非是人與未知命運博弈的一部分。沒有命運意識,人與動物有何區別?預測其實是一種希望,“希望”是命運的近義詞,也是人與獸相區別的特征之一,是人抵抗絕望的手段。在14日早晨比賽結果出來之前,阿根廷球迷和德國球迷都享有同等的預測勝負的權利,希望自己球隊勝利的權利,至少我們現在沒有理由懷疑這個權利的平等。
  二、反體育,即反人類
  像中國體壇經常發生的那樣,比賽結果是可以根據一部分人的需要和意志“內定”的,或是交易的結果,根本不給你預測的空間,其實是不給你任何希望,讓你的命運失去偶然性,只有必然性,而且是被人暗中操控的必然性。這種體育比賽,其實是反體育(道德)的,因而是反人類的。更可恨的是,剝奪了你作為人的權利和特征後,還有一套很“正確”的說辭來要求你接受這種剝奪,本質上是要你接受非人化的遭遇,把非人化的行為合法化。
  巴西隊失敗後,巴西球迷都哭了,一個小男孩在媽媽懷裡哭得格外傷心。他們不知道,他們多麼令一些人羡慕。他們可以哭得這麼單純,是因為他們相信比賽的公平性,不存在幕後交易。與其他很多社會活動不同,體育比賽是要有觀眾的,這一特性就是“公開”,公開是公平的必需前提。即使有人想搞幕後交易,比賽過程必須在觀眾面前完成,幕後交易的風險就大,被髮現的幾率就大。只有無恥到底褲都不要的人,如現在正坐班房的中國足協那幫人,才會如此視全國球迷為無物,中國球迷只有欲哭無淚的份。
  三、奇跡與奇葩
  足球是圓的,籃球、排球、乒乓球等也是圓的,為什麼足球是世界第一運動呢?因為足球是用腳踢的,足球全部魅力都源於此。
  腳對球的控制能力,遠遠比不上手。籃球比足球大,而球門比籃筐更是不知大多少倍,但是一場48分鐘的籃球比賽,雙方可以投進幾十甚至上百個球,而足球賽打到點球決勝負,至少要踢兩個小時,都極少超過10個進球。如果不是內馬爾和另一名主力因傷不能上場,巴西被德國灌進7個球的可能性要小得多。進球必須射正球門,而破壞進球可以向球門以外的任何方向踢;因而,相比把球踢進球門,破壞進球要容易得多,於是進球變得難上加難。但是,有限制,就有反限制。限制因素激發了人們反限制的欲望和能力。各種盤帶過人技術,各種傳球、射門動作,如腳後跟傳球,倒勾射門,身體橫著凌空射門,各種匪夷所思的動作,都是球員反限制的傑作。
  其實,不獨是足球,人類的所有能力,幾乎都是在限制和反限制的過程中發展起來的,人的進化史,就是人突破自身局限,突破外界限制的歷史。剋服自身弱點和外界限制的能力,我們稱之為創造力;創造力發展到極致的結果,我們稱之為“奇跡”。
  足球場上的奇跡,是從尊重足球特性開始的,是從尊重“足球用腳踢”這個常識開始的,尊重常識,未必能夠創造奇跡,不尊重常識一定和奇跡無緣。足球場外,任何一個領域,都有類似“足球用腳踢”這樣的常識。但是,不獨是一些體育官員,把足球等運動項目搞成了可以不用腳踢的玩意兒,其他領域的“足球”,也可以不用“腳”踢。科研論文,不是研究的結果,而是抄的結果;論文是否能發表,不是看論文水平,而是看是否付得起版面費。於是,我們離奇跡越來越遠,奇葩越來越多。
  (原標題:足球是用腳踢的)
創作者介紹

siulamtang

sx78sxwoy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